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公司动态 » 一位初中学生的真实心理感受记录(真实案例,经咨询者同意后发出。) ​ 详情展示

一位初中学生的真实心理感受记录(真实案例,经咨询者同意后发出。) ​

发布时间:2022-03-31丨点击量:198

一位初中学生的真实心理感受记录(真实案例,经咨询者同意后发出。)  ​

此文章为乔医生帮助的一位初中学生的真实心理感受记录(真实案例,经咨询者同意后发出。)

诶,我老病患了,行走的自爆卡车,平时只能尽可能的不去打扰身边的人。像我这种病人,病到骨子里的,跟轻度的不一样,只要看我走路,就能看出我的精神恍惚;只要看我面相就能看出我的神情呆滞;只要跟我交流到一定程度,就能隐隐约约的看出,我骨子里的病态。有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体有病,别人会说你没病;有的时候说自己身体没病,别人会说你有病;有的时候什么都不说,别人也会自己挑起你的病来。每个人对于痛苦的概念都是不一样的,有的时候你可能真的需要他人的安慰,但往往会被认为是装病。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对的,因为抑郁症的信用早被图谋不轨的人花光了,所以大多数人不再去相信诉苦的人了,这样也会少受骗。但是别人花光的信用跟患者无关,所以面对诉苦的人,还是要保留尊重,这是作为人应该的,当然某些(乐子)人除外。因为病患对于社会来说,没有太多的积极作用,所以往往不受待见,只有发挥自己的价值,才能受到所有人的认可。但是对于病患来说,发光发亮是十分困难的,这不符合大部分患者的意愿,他们难以接受社会,难以积极向上,所以大部分时候,是被大多数人所瞧不起的。而且对于患者的帮助、扶持,已经是普通人们对于患者的最大关爱了,总不能期待所有人都会理解你、爱护你。真正理解和爱护你的人不是你的亲人,甚至是父母,真正理解你的人可能只有一部分同类、医生,以及你自己。所以别人很难不会伤害到你,而你有时只能忍着,或是爆发,到最后能拯救你的依然只要你自己。别人是不应该依赖的(有时需要他人的帮助),这只会加重人们对自己的歧视,你不可能总是依赖他人,你只能偶尔依赖一下自己的亲人和朋友,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。越是严重的爆发,就越是人们失去对患者的希望。为此病患们只能克制自己,做到最好,不要去影响他人,这样的负担对于患者来说,影响了患者的选择,也给了患者很多的压力。

以我为例,我这8年的病历,从普通的小孩,到抑郁厌世的小屁孩,上了小学,由于完全与学校环境水土不服,上课神情恍惚,情绪不稳定。二年级逐渐蜕变,变成了一到上课就疯狂讲笑话的小丑,交了一些朋友,慢慢变的外向,三年级彻底成为小丑。但唯一不变的是眼神,以及虚假讥讽的笑。四年级被老师看穿,只因为我说我是个面瘫。于是五六年级彻底成为小丑,要笑就笑,只不过笑点与众不同。这几年的小丑历程,属于是对于生活的自我欺骗,该抑郁还是抑郁,该急躁还是急躁。纸终究包不住火,上初中了,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,状态下滑,新同学渐渐看出我的抑郁症状,花了一学期,又成了小丑,和班里混熟了,但是终究还是没有用,状态下滑身体逐渐恍惚。没有办法只能离开学校,从此以后与学校无缘,但是天天做梦都是上学,属于是真的与学校环境水土不服、互相折磨,逐渐凋零我做为小屁孩的心,就在这几年我影响了其他人,给其他人带来了不便,同时自己也变得麻木,不在他人面前狂躁,不在反驳。被生活磨平了棱角,但是自身的痛苦依然不减,只能说一切都不所谓了,在乎那么多干什么,什么也不会改变,靠着自己的价值苟且生活吧。

病患之间,也是有很大的差距的,并不是一些人所说的,“真正的抑郁症”不会去诉苦,抑郁症的群体性格不同、想法不同。不能一股脑,用一句“真正的抑郁症”来代表集体,现在的抑郁症即使是想诉苦,也不会去网上诉苦了,现在互联网的信任以及被假抑郁症霍霍完了。

许多人会习惯性的对一个集体贴上标签。即使是集体也是有差异性的,包括我与其他患者,都有自己的性格、想法、欲望。所以面对一个抑郁症你先得把他当做,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再去想他得的病,不要有那么多无所谓的偏见,即使是面对其他的集体也是如此。

广州市心韵心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 地址:广州市荔湾区白鹤洞街中海花湾壹号C1栋923室(地铁1号线—西塱站—广佛线—鹤洞站)
粤ICP备20060967号   百度地图   电脑版 | 手机版
广州市心韵心理咨询有限公司一直致力于打造专业、严谨、恪守行业伦理的心理平台,为来访者提供青少年抑郁症、分离焦虑、心理测评、心理辅导、心理医生在线咨询、社交焦虑障碍、青少年心理、心理咨询机构、婚姻咨询师、青少年心理教育、心理焦虑等方面的服务。